世上哪有“自由”这回事,除非你狠下心把它当成终生的使命去追求

攥着离职证明,我走出了EF总部,望着冬日朦胧的太阳,舒了一口气,准备开始新的一段职业生涯,但我没想到的是,离开时随手拿的一份AP传册却为我打开了一扇重新寻找自由的大门。

从英国留学回来在北京工作了近两年,虽然工作和生活在自己的努力经营下步上了正轨逐步有了起色,在家人朋友看来也算是过着一个小姑娘应该有的“稳定的生活”,但是只有我自己最清楚,一向追求自由受不得任何束缚的水瓶座,平静的内心下掩藏着想逃离的冲动总会有按捺不住的那一天,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

之前就听一个朋友讲过她在纽约做AP的经历,曾经羡慕过她的那段经历。看了宣传册又给总部打了电话把项目要求和内容都弄清楚之后,我不肯安分的心就开始燥动起来。天马行空的我每次有了新想法就会马上去设想可行性和制定计划,于是当时还没有驾照的我立刻报名了驾校,同时注册、填写网申表,从此开始了给自己重新拥抱自由的机会的旅程。

虽然飞向美国追求自由的愿望格外强烈,但心中也并非没有顾虑和犹豫。一方面由于年龄限制,清楚这是一辈子只可能有一次的机会,但另一方面,又有些放不下刚刚开始、发展前途一片大好的新工作。毕竟也要考虑项目结束回国后的现实问题。所以说实话,直到最后交项目费之前的半年时间,心里始终是犹豫不决的。也许因为纠结,所以一直在下意识地拖慢整个进度,只需要一周的申请表,我前后花了两三个月才完成,其实是在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理智地权衡利弊,做出最好的选择。反而时间越久,越能听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。就像有人说,当你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就抛硬币吧,当硬币被抛弃在空中落地前的那一刹那,你就已经有答案了。其实从来都没有”最好“的选择,只有”最适合你“和”你最想要“的选择。

记得申请表上有这样一个问题:你为什么想当AP?签证的时候,我也被问到了同样的问题。就像签证官问我那样,我有硕士学位,两年工作经验,不需要提高英语水平,简历上也并不需要多这样一段不痛不痒的经历,为什么要放弃现在的生活,跑到地球另一端呢?这也是我反复在问我自己的一个问题。其实说实话,我的理由非常任性,我只是想去美国生活,哪怕是短短一年的时间,逃离国内的种种带给我无形的压力。始终没有机会体验过gap year,我想给自己一个不留遗憾的借口,趁着年轻,请允许我再任性一次。

也许和性格有关系吧,我从小就喜欢国外的一切,总是被批评崇洋媚外。长大以后我也曾经以为,或许是自己只看到了欧美国家的好,只是盲目地羡慕而已,实际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完美。但是,在英国待过一年多的时间、游历过欧洲许多国家以后,我可以客观理性地说,欧美国家的生活方式、欧美人的思维模式与处事方式确实是我非常喜欢和适应的,反而回国之后会看不惯、不习惯很多事情,常常觉得自己生错了国家。也许是对英国的怀念,也许是真的被现实捆绑心里不开心,我终于敢告诉自己,现在所谓的“稳定”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很多人劝过我说,一年以后回来你还是要重新开始,那时候你依然一无所有,但周围的同龄人可能已经有房有车有家庭有孩子安定下来了。当然,这种情况完全有可能,我曾经也为此担忧过,担心自己那时候会后悔。但是反过来一想,如果我没有抓住这个机会,放弃了这一次去美国的机会,我是一定会后悔的。于是我的内心越来越坚定、越来越自信自己的选择。

感谢一位英国的好朋友也曾给过我自信和力量,她说,Luna, if you want something, go for it! Don't settle! You are just too young and too good to settle! 也许是一直保持平和自信的心态的缘故,我入库、匹配家庭、签证的每个环节都很顺利,让我非常享受整个为自己争取自由的过程。

之前在一篇文章《On the Road》里提过,我不断提醒自己,在人生的每个阶段,Luna都需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。现在的我从未如此清晰地知道我自己的意愿,那就是 see the world & play the field, and I'm ready now to keep carrying on。与各位勇敢追求自由的伙伴们共勉。